2011年4月,31岁乐山孝志从俄国进军深圳市,获得了深圳红钻团的2年合同书,变成中超历史上第一个日本外籍球员。那时,乐山没有想到,在深圳一住便是10年,家也装在了这儿。2014年4月,“乐山足球队塾”开班。7年多至今,他带完的深圳市小孩早就过千,他会说流利的汉语,用中国汉字写教案、写文件,用微信付款;提到深圳市和深圳足球时,它会下意识地用“大家”做谓语……

“心态”“聆听”是乐山对孩子最基本规定。在他看来心态比技术性关键,由于体育是塑造人的意志力;而倾听是成功的基础,足球是精英团队新项目,更应该聆听的能量。

日本教练在我国教足球队,最大的一个感悟是什么?乐山毫不犹豫地回答:“中国发展特别快,只需确定干,一定要做好。”

这类“快”必定会引发观念的撞击,这一点乐山的感触很深。“日本幼儿园小朋友全是自己管自己,穿袜子、抹汗、饮水都自己去,小学一二年级基本上都是自身徒步念书。相比而言,中国式教育干预的事会多一些,因此担忧就会多一些,对孩子成才的向往还会明显一些。因此中国的孩子在球场上学会思考和承担责任的水平便会相对性弱一些。”乐山说,一开始自身真的太习惯性,如今渐渐明白,事实上中国人在培养孩子与此同时,也要适度塑造爸爸妈妈们相信孩子,让小朋友更具自尊心和判断能力。“日本的家长们更在意全过程,没有那么心急,她们更重视孩子情绪纾解。实际上,海量数据证实,十一二岁以前踢得最好的孩子通常并没踢到职业水平,往往是正中间偏上水平的那一拨小孩,成材的可能性比较大。”

还有一点是乐山十分重视的,也是教小朋友们主动承担责任。“我国孩子就会首先要考虑缓解压力,阴雨天气、场所很差、别人有出错;但在日本足球的哲学思想里,有误也就是大家的错,每一个人的错。场所、气温这种客观原因针对彼此而言是公平的,他们甚至会找一些不太好的场所来训练和比赛,让自己在不一样环境下发挥其正常范围。”

乐山的回答:第一运动量不够、第二场地不够、第三高质量教练总数不够、第四高质量比赛匮乏。

乐山觉得深圳小学足球普及化水平很好,但是到了中学,踢球的人数一下子就降低50%,甚至更高。“初中的学业压力的确非常大,有些孩子晚上学习到23时,许多队友仅有礼拜天能参加练习,能踢足球。可是一周只练礼拜天,平时不练,那只能算‘玩’,运动量比较严重无法跟上,体能也不行,战术也就不用处了。青少年儿童梯队每一周的运动量至少要做到3次高品质练习 1次宣布比赛,最好能够增至4 1,如果这些量无法达到,说起提升就很难了。”

第二个关键是场所。“到中学这个年龄,务必打11人足球队了,可是深圳市那么多家初中,有11人规范真草足球场的学校有好多个?用5支手指数值就行了。”

教练问题一直决定着足球青训能力的提高。乐山觉得,足球队教练的总数不够,执证上岗的更不够。日本岗位梯队教练、普通高中年纪之上队伍教练基本上持A级和B级教练证入岗,这一点现阶段中国国足之间的差距还很大。

前边三项是基本,最终一项“比赛”才算是提升的强势。“一个青少年儿童玩家要线场高质量比赛。这类比赛没法是热身赛,反而是具备操作性的宣布比赛,仅有保证这类持续性的高品质比赛,才能保持个人的发展整个体系运行。”

30年以前,一部《足球小将》爆红半个地球。在其中“全国各地足球队交流会”的管理体系,是现实生活中日本足球队坚持不懈的努力原型。日本高中联赛五六万观众在国立竞技场呐喊助威,每年都要让中国网友大感慨。

乐山详细介绍,日本的全国大赛管理体系分成小学组、初中组、普通高中组,其实就是U12、U15、U18年龄层,每个地区每一个年龄层都有AB队。换句话说一个足球少年从进到篮球社逐渐,就一直在为来到金字塔顶端而奋斗。全国大赛分成冬季、夏季2个比赛,以普通高中组为例子,每一个县造成一支参赛队,47支队伍都集中在关东地区参与全国大赛,直到最后非洲球队迈入国立竞技场。而另外一个管理体系便是岗位俱乐部梯队管理体系,被梯队招入的队员也正常念书,但不参与高中联赛。两个体系之间有连通的,梯队的球员一直在跟踪所有高中的比赛,随时随地选择适合的队友。高中的队友进到大学之后,参与大学联赛,每年都有40~50场宣布比赛,这种队友佼佼者非常容易被各俱乐部队选定。针对日本足球队而言,高品质比赛已经成为快速提高水平的关键所在,篮球社队友与俱乐部队梯队队友中间不仅打通成材安全通道,还推动了相互合作。

“通过这么多年的探索和数据分析,日本足球队在体能和身体状况层面的提升是很明显的,这也是融合研究与实战演练,越来越注重更专业的体能教练、高级营养师才能实现的。并没有体能,再好技术性也不行。因此你见到,适应高强度节奏感与抵抗,这么多年日本玩家愈来愈多在国外每个公开赛立足于,考试成绩当然就上去了。”

“这么多年我国青少年足球队在中国大赛的考试成绩不是太好,事实上体现的是底层出问题了。”乐山孝志说。“或许中国国家队会赢日本队一场,但如果多踢几次,获得胜利的几率就不大了。”

该怎么办?乐山觉得,这是一个综合性的社会工程。关键在于提升踢球的人口数量,这也是前提条件。“全国青少年玩家占人口总数比例确实非常低。”乐山提议,要坚决贯彻好股票注册制,让青少年足球练习更具纪律;然后是着力提升技术专业教练的质与量,根据她们大力提高小朋友的练习水准,每星期至少三次宣布练习,可以从中小学便开始;随后便是机构每个周末的比赛管理体系,例如深圳市就应当从不同区着手,主客场的宣布比赛,各个区前三名参与地市级比赛,最好是有保级的公开赛,然后就是广东比赛、华南区比赛,结尾是全国各地决赛。只需长期这样坚持下去,全部管理体系紧紧围绕比赛品质运行,一定会产生根本性的更改。

“希望小学到初中的‘足球队断块’尽早能抹平,不必12岁也不踢足球了;希望深圳市孩子可以参与大量有品质、不舒服的比赛。也有,真真正正去学日本足球的坚持与细心,今日投入10年之后获得,这也是足球队成为世界第一运动的魅力所属。”乐山孝志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