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胜利以4-1总比分羞辱了他们最大的敌人,登上了A级男人联赛的第一,在一场彻底一边倒的对话中击败了悉尼FC,这将造成人们对史提夫科里卡做为教练的未来的进一步怀疑。胜利队在周六晚上的比赛中竭尽全力,因为这个关系到澳超联赛的冠军,虽然中西部联队和墨尔本城队在未来几天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只需获得胜利,在积分兑换上面能够超过她们。

但是在悉尼期待已久的入迁一个新的悉尼足球场地以前,在Kogarah的最后一场比赛中,是受让半球抬着小尾巴离开Netstrata Jubilee体育场,这么做墨尔本胜利为他们在2018-19本赛季半决赛中在同一地址遭受的6-1的尴尬不成功作出了报仇。

那是当时的主教练阿隆穆斯卡特任教胜利队的最后一场比赛,尽管它的老对手科里卡这个赛季也有一场比赛要打(周二夜里主客场对布里斯班怒吼队的血战),但他将要终止合同,它的足球队基本上没理由让球迷对未来感到兴奋,而且他本人也并没有主要表现出什么战略协调能力或改变的意愿。

伴随着海蓝色战队八年来初次错过了决赛(十多年来初次悉尼队首并没有进到A级联赛总决赛)一个重要的休赛期在静静的等待,球队中的多数人也将在她们目前的合同结束后。科里卡好像已经失去了粉丝人群的元素,但问题是股东会是不是依然觉得她是复建得人。

当被问及拥护者的意见时,科里卡说。三年内三次决赛。我答应今年是令人失望的,可能是我做为教练员最失望的情况下。大家都必须负责任包括我自己和球员们,并确保大家来年回来的时候会更好。但四年里我觉得我已经做得很好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